阮耀啟@Impact100 社會影響評估要回答的九個問題

2014-07-29 12:00 am

社會影響評估在本港越來越受到重視,去年十二月,一些關心社企及公益事業發展的朋友們走在一起,成立了香港社會效益分析師學會,共同推動社會影響評估在本港的實踐。

在這段時間,每每遇到很多社企及公益業界的朋友,詢問有關如何量度社會效益的問題。從這些討論中,我發現目前業界對社會影響評估有著各式各樣的想法。

有相當多朋友會將社會影響評估想得過於複雜,認為社會效益並不可能有客觀及富認受性的方法去量度,他們對社會影響評估抱持著極度懷疑的態度,認為一切對服務成果的評估都只是玩數字遊戲,為的只是要滿足資助方的要求,對接受服務的群眾而言毫無益處。

而在另一個極端,也有相當多業界的朋友把社會影響評估想像得過於簡單,他們將社會效益分析的實踐,理解成安裝電腦軟件一樣,只要找到合適的評估工具,運作程式就能自動為社企或公益機構計算好項目的社會回報。他們最喜歡問的問題是:「那一套評估工具是最好的工具?」

其實不同的評估工具,是要用來處理不同的問題,所以並沒有所謂單一最好的工具;而社會影響評估應如何做、要做到有多嚴謹,完全是取決於做評估的目的,以及最終的使用者是誰。評估工具固然有幫助,但最重要是管理者對效益評估的工作有深切的理解和反省。

總的來說,不管管理者要使用什麼方法或評估工具,其實他們均要回答以下九個問題(註二):

1. What are the outcomes?

    項目的成果是什麼?

2. How can we measure the outcome?

    我們可如何量度成果?

3. How much of the outcome happened?

    這些成果發生的程度有多大?

4. Which outcomes are important enough for us to manage (be accountable for)?

    在眾多成果中,有哪些是有足夠的重要性,須要我們落力去管理(並且須要問責)?

5. To what extent were the outcomes caused by our activities?

    該些項目成果有多大程度上是由我們的活動所引致?

6. Do we need to choose between different activities creating different outcomes?

    我們是否需要在產生不同成果的不同行動中作出選擇?

7. Who answered these questions?

    應由誰來回答以上這些問題?

8. How accurate do we need to be?

    我們要做到有多準確?

9. Are the results credible so that we can use them?

    評估的結果是否可靠,以使決策者可以安心使用? 

實際上,效益評估不一定要做到非常嚴謹,例如,在作為機構內部使用的管理輔助工具時,評估的工作可以不用斟酌太多細節或追求太高的準確度,而在給公眾使用或用於政府的決策報告時,項目評估則需要做到非常嚴謹,比如可能需要用到隨機控制試驗(Randomized Control Trial)等方法來證明成果的發生。在大部分情況下,最後計算得來有關於社會效益的數據,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結果,更重要的是在分析的過程中,機構能夠發現問題,改善服務設計,繼而持續不斷提升服務的社會效益。

目前坊間談論的很多評估工具,其實只能用來回答上列一個至數個問題,而並不能幫助使用者去全面考量所有九個問題;對社企及公益機構的管理者而言,更重要的是要全面去理解及以策略思維去考慮為什麼要做及如何去做社會影響評估,而不是盲目地去追求數據化和準確度。

 

文:阮耀啟(Terence Yuen) ,香港社會效益分析師學會的創辦人及行政總裁,學會是The SROI Network International的附屬成員,目前在本港及國內推動社會效益分析及SROI的發展

註二:這九個問題是由The SROI Network International的行政總裁Jeremy Nicholls跟據SROI的理論框架所提出

 

 

吳葆芝-永不退休的創新學者 | 上一篇>> 邀請你成為社會天使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