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Impact100 夢想的威力 - <香港:亞洲社企之都>

2014-09-02 12:00 am

過去多年來, 我銳意栽培一些明日的社會創業者.特別在創辦了<仁人學社>之後, 有機會接觸到不少有志於社會創新的年青人. 我一方面對他們寄以厚望, 但有時又覺得他們有所不足.其中一個原因,是發覺他們大多數都缺乏夢想 -- 至少不能或不敢把自己的夢想說出來.

有一次,我與一班比較相孰的年青朋友談這件事. 他們都承認不慣於有夢想, 自少便像被`洗腦’一樣, 認為夢想是不設實際的東西. 我追問下去, 他們終於說出一些心中的恐懼: 

  • 害怕他人取笑
  • 害怕他人批評
  • 害怕失敗
  • 害怕自己力不從心
  • 害怕自己欠缺毅力
  • 害怕人家說自己好大喜功

這才是大問題.我告訴他們說, 我也害怕這些東西, 但祇要是夢想, 肯定就會有這些情況, 何懼之有?

關鍵是:這個夢想是否重要?你是否真的渴望它實現?它實現之後,最大的受益者是誰?

祇要是夢想, 便有失敗的可能性. 世界上那有祇會成功不會失敗的夢想?

讀者們, 你估計他們聽了我這番話後, 有甚麼反應?會否馬上改變過來,開始有自己的夢想? 我也不肯定. 但其中一人說: `那你的夢想是甚麼?’

以下我就和大家談談我的夢想.

我的夢想: 五年內香港成為亞洲社企之都

我會解釋一下:

  1. 為何我覺得這個夢想十分重要?
  2. 為何我萬分渴望它能實現?
  3. 它實現之後, 最大的受益者是誰?
  4. 它能否有機會實現?
  5. 你和我可以如何作出貢獻?

重要性非同小可

香港要成為亞洲社企之都, 至少要體現在三方面:

一. 香港有大量(例如100家以上)既有宏大社會效益而又能自負盈虧的社會企業,而且數目與日俱增, 在社會上產生重大影響;

二. 這些社會企業不單在香港人所共知, 而且受到亞洲其他地區(包括中國大陸)之認許及讚賞. 香港成為亞洲首個城市, 可以讓旅客方便地了解及體驗社會企業的服務及運作, 既成為新興的旅遊景點, 亦發揮著教育大眾的功用.

三. 香港的社會企業不但有強大動力蓬勃發展, 更能將正反兩面的經驗整理出來,可以提供給其他地區作參考, 同時發揮香港在區內特殊地位及優勢, 成為亞洲地區社會企業經驗交流, 教育培訓,及融資的中心,為推動本地區社會企業發展作出積極的貢獻.

假若能做到以上幾點, 意義及作用肯定非同小可.

為何我萬分渴望它能實現?

我確實萬分渴望它能實現.原因有二. 首先, 社會企業如果能夠在香港及亞洲地區蓬勃發展, 肯定大大有助解決當地一些重大社會問題, 這本身就有重大社會意義.

但更重要的, 是成功的社會企業對主流企業的衝擊及影響. 正如世界其他國家的經驗顯示, 相對於主流企業來說,社會企業的數目可能是微不足道, 但其對主流企業的影響力,是難以估量的. 大量社會企業的成功例子, 証明了企業是可以同時創造利潤及社會效益的.這將會是今後主流企業轉化的方向.例如 B Corporation 的出現,就是企業運用市場的槓桿去解決社會及環境的問題.社會企業發展愈蓬勃, 愈能加速主流企業的改造及轉型.

歸根到底,當前資本主義制度下企業盲目追求最高利潤, 是造成眾多社會及環境問題的主要成因.推動主流企業的變革,是急不容緩的要務.

它實現之後, 最大的受益者是誰?

香港假若真的成為亞洲社企之都,受益的人將是多方面的.

首先, 在香港的最大受益者是社企的服務對象.由於社企的數目及規模與日俱增, 受益的人士也日益龐大.除了服務對象之外,社企的創辦者及從業員, 也可以說是得益者, 因為他們可以有一份既有良好收入而具挑戰性的工作,亦同時可以直接造福社會.對於很多年輕一代來說, 這樣的職業或事業,比傳統的工作來得更有意義. 

次外, 假使香港能促進其他地區(包括中國大陸)的社企發展, 受益者將是這些地區中的弱勢社群,數目可大可小.我們的社企推廣工作效果愈好, 能夠獲益的人數也大.目前內地亦開始留意社企的發展,香港的經驗對內地有重大參考價值,香港可以成為內地社企發展的催化劑.

最後, 也許是最重要的, 是如果社企的發展果能促進主流企業的變革,受益的人群及數目將更為可觀.

能否有機會實現?

絕對有機會.過去十年香港社企發展的迅速是有目共睹的,在亞洲地區來說, 更是一枝獨秀.經過多方面的努力,香港社企發展的社會生態已略具規模, 難得之處,是有不同界別的通力合作, 包括志願團體, 商界人士,政府部門, 大學, 與及愈來愈多的主流企業. 更重要的,是一直以來港人引以為榮的創業精神.

具體來說,以下是一些難得的基礎:

  • 連續七年由民間團體舉辦的<民間社企高峰會>,已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年度國際盛事
  • 目前香港已有多家異常成功的社企,足以令港人引以為榮, 例如:長者安居協會, 豐盛髮廊,Ventures in Development,明途聯繫,330, 黑暗中對話, L Plus H, 鑽的, 要有光,Green Ladies 等
  • 香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大力推動社企發展, 並有多個基金為社企提供種子資金,去年更成立五億元的<社會創新及發展基金>,更在五年前已成立了由民政司担任主席的<社會企業諮詢委員會>
  • 更難得的, 是政府與民間機構有廣泛而緊密的合作, 令推動社企發展增添了不少動力
  • 香港多間大學亦開始開設關於社會企業及社會創新的課程及計劃,最近在<英國文化協會>及<仁人學社>的推動下, 成立了由八間大學校長推薦教授參與組成的Inter-University Social Enterprise Task Force, 為亞洲地區僅見的創舉.
  • 愈來愈多的主流企業開始積極參與社企發展及推廣工作,包括滙豐銀行, 恆生銀行,星展銀行,利豐集團,恒基集團,新鴻基集團, 新世界集團等
  • Impact 100 (香港百仁) 是由<仁人學社>搜集出來的一個名單,列舉了100名在香港積極推動社企發展人士的姓名,組織及目前工作重點,在PMM Media 的網上平台作詳細介紹,顯示了已經出現一個難得的critical mass.

預見未來數年, 我們會創造更多的條件,一步一步邁向香港作為亞洲社企之都的目標.

你和我可以做甚麼?

過去十年, 香港社企發展經歷了一個`起飛’的階段,這段時期的特色是`個別突破’,意思是說不同的社企各自探索自己的營運模式,個別尋求突破.

下一個階段,這種形式仍會繼續, 但由於整個生態已有重大轉變, 將會同時出現另一種情況, 可以 稱為`協同突破’, 即是說,多個社企在特定範圍內通過協同效創造更大的突破. 例如: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長者服務,社會共融,另類教育等.

可以預見, 個別社企不單自己尋求改善及發展空間,亦會與其他社企,團體,主流企業,政府部門等加強接觸,聯繫及協作,以集體的智慧及力量發揮更大的社會效應.

`你’和`我’都是這個生態下的活躍份子,我們在不同的崗位上各自發揮之餘,亦會有很多空間讓我們增強溝通, 切磋, 合作, 共同進步, 一起成長.

這種情況下, 我們之間有一個共同願景便有特殊的意義及作用.<香港成為亞洲社企之都>正可以就是這個共同願景.我們可以各自發揮所長, 互相呼應, 迎接新機遇及挑戰,為香港及亞洲地區寫下新的一頁.

 

 

 

阮耀啟 -「共享」會計師 | 上一篇>> 盧玉珍-落地最重要!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