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Impact100 Nov5-6 <大師班> - 為`香港百仁’上寶貴的一課

2014-09-14 12:00 am

<大師班>是Master Class 的翻譯, 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 大師班的起源與音樂有關, 是指一些音樂大師偶然為特別有潛質的年青音樂家上課, 傳授心得, 並作示範, 有幸參加者往往深受啟發, 終身受益.

近年來, <大師班>在不同的領域都有所聞, 特別是國際會議, 經常有部份知名講者, 除了在大會發表演講之外, 還會在會前或後主持<大師班>, 參加者多是後起之秀, 慕大師之名親身向大師討教. 事實上, 很多大師級人馬都未必會開堂講學, <大師班> 很可能是唯一機會, 可以與他們近距離接觸, 一睹他們的風采, 接受他們的感染.

<民間社企高峰會>今年已是第七屆, 每年都有多位世界級社會創業家應邀出席及演講, 今年更首次特別安排三位世界知名的社會創新翹楚, 分別主持三場<大師班>, 讓本地社會創業者及推動者可以借鏡他們的經驗及識見, 從而為香港社會創新帶來新的啟迪及鞭策, 令我們得以百尺竿頭, 更進一步.

詳情如下:

      大師

                                      機構

        日期及時間

Jenny Bowen

美國<半邊天基金會>創辦人

5/11/2014   2.00 -5.00pm

Scott Sherman

美國Transformative Action Institute 創辦人

5/11/2014   6.30 – 9.30pm

Andreas Heinecke

德國<黑暗中對話>社會企業創辦人

6/11/2014   6.30 – 9.30pm

 

為什麼`香港百仁值得參加<大師班>?

首先, 這三位大師創辦了嶄新的組織, 成就過人, 社會效益宏大, 足以為社會創業者的典範. 今次難得機會, 在香港主持<大師班>, 值得大家向他們學習, 從而反省及提升自己的工作及貢獻.

其次, 向大師取經, 不是隨便任何人都有效用. 一個已經有相當閱歷及造詣的人, 更能從大師身上領悟到難得的啟發. `香港百仁’ 都是經驗豐富的先行者, 肯定會比其他人更能獲取寶貴心得.

再者, 假若`香港百仁’多人一起向大師請教, 當中彼此交流及討論. 亦會產生很多的火花, 對大師門也可能是一種刺激及挑戰, 令經驗分享及意見交流提升至更高的層次, 說不定為所有參加者都替來意外的驚喜.

最後, 不得不提本地社會創業者的一些不足. 其中最嚴重的是欠缺國際視野, 與及缺乏規模化的志氣及魄力. 剛巧這三位大師正是能人所不能, 既有國際視野, 更能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做到相當大的規模, 十分值得我們參考及借鏡.

以下簡略談談這三位大師的成就及意義.

Jenny Bowen

珍妮是一個電影編導, 丈夫是個攝影師, 住在美國影城荷里活.1996年,他們在中國領養了一個剛滿兩歲的女嬰.第一眼看著這個女嬰,珍妮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廋骨如柴, 連站立也不會, 面無表情, 不言不笑, 也不讓任何人觸碰. 珍妮對自己說: 我為甚麼要千里遙遙來領養這樣的一個女孩?

回到美國, 珍妮悉心照顧這個陌生的女兒. 很快地, 她的健康大大改善, 開始會說話, 和其他小孩子玩耍甚歡.一年後, 珍妮有一天看到女兒在花園中玩耍, 天真活潑, 笑聲震天, 突然有很大的感觸. 同是一個孩子, 在福利院的時候是何等不幸; 但不消一年, 在領養家庭的愛護下, 竟然有這麼大的轉變.她覺得已令一個孤兒改變了命運, 但在中國, 仍然有數以百萬計的孤兒, 沒有這麼幸運.她記得有人曾說, 在中國福利院長大的女孩, 祇有三個可能性: 留在院中當職工; 當兵; 當妓女.

突然間,她好像感受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召喚, 要去中國幫助其他不幸的孩子. 她與丈夫商量, 很快便作出一個重大決定: 放棄自己如日方中的事業, 到中國去探索為所有孤兒改變命運的途徑.

第一步行動, 是成立了<半邊天基金會>(Half the Sky Foundation),理事會成員大多數來自領養家庭.取名<半邊天>, 是因為在中國絕大部份的孤兒是女的 (這和多年來嚴厲執行<一孩政策>有絕對關係).

珍妮的構思也很簡單. 她相信福利院內的每一個孩子, 都要有受過嚴格訓練的照顧者悉心照顧. 她打算聘請專業人士來設計這些訓練, 然後挑選合適的照顧者來參加培訓. 這些照顧者最理想是住在福利院附近的婦女, 包括年長人士, 她們接受訓練後可以全職或兼職担任照顧者工作. <半邊天基金會>將負責籌募經費, 負擔所有培訓及照顧者工資的費用.

她成功地說服兩間福利院讓她作為期一年的試驗.她亦堅定地說:若一年內不見成效, 馬上回美國.結果, 兩個試驗都異常成功, 有關單位及官員甚為滿意. 消息很快傳到中央, 民政部高度關注這件事, 並主動約見珍妮了解她下一步的計劃.

次年, 珍妮獲准在另外三間福利院進行她的計劃, 結果又是喜出望外. 第三年, 項目增至八個.那邊廂,<半邊天基金會>在美國的總部不斷擴大籌款力度, 以應付項目快速增長所需的經費.2003年, 珍妮已在十三個福利院開展了她的計劃,有接近300位全職僱員, 直接受惠的孤兒超過3,000名.

2003年, <半邊天基金會>紀念成立五週年, 五年前的夢想終於初步實現. 雖然直接受惠的孤兒祇是三千個, 但已是難能可貴. 理察突然問珍妮:中國有多少個孤兒? 珍妮說不知道, ”大約一百萬左右吧! 一百萬!那三千算甚麼?”珍妮沉默了一會, 然後說: “讓我們移居北京吧!給我五年時間, 看看有甚麼結果!”經過一番安排, 舉家搬到北京來居住, 半邊天的計劃又得到新的動力. 在這五年間在全國各省市全面推廣.

時至今天,<半邊天基金會>直接運作的福利院有53 間, 遍布26 個省市,共 訓練了超過12,000名照顧者, 超過十萬名孤兒直接受惠, 全國僱員一千三百多名, 2013 年基金會會動用的經費高達九百六十多萬美元.  

2011年, 民政部與<半邊天基金會> 簽訂一項協議, 由後者為全國所有福利院的員工 (包括院長, 管理人員及全體職工)提供訓練, 以配合根據半邊天計劃的兒童福利全面改革. 此項計劃由JPMorgan Chase Foundation 贊助長達六年的經費, 看來珍妮確有機會改變數以十萬計孤兒的命運.

珍妮創辦<半邊天基金會>的經歷, 對所有有心從事社會創新的人都有很大的啟示. 以下略談數點:

1. 無比的熱忱 (Passion)的重要性–沒有像珍妮那種熱忱, 就不可能達致<匪夷所思> 的成就.

2. 創業精神至為關鍵– 珍妮本來的專業是編導, 全無創業的經驗, 但要讓<半邊天基金會>產生作用, 自然就要發揮創業精神.可見創業精神並非創業家的專利,而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有的潛能. <半邊天基金會>並不是社會企業, 但同樣需要創業精神來創辦.

3. 做大事要有夢想– 半邊天計劃在中國成功推行十年之後, 一位中央官員向珍妮表示,她對中國的貢獻並不單是催化了福利院的改造,而是証明了夢想的重要性. 他說他會推動全國的學校, 用<半邊天基金會>的例子, 去教育年青人要有胆色去追求夢想.

4. 用成效來打動決策者 -- 這一點筆者感受至深. 珍妮從美國來到中國, 全無人脈及關係可言.她一步一步用成效來說服決策者.事前很多人告訴她,中國的官僚最不講理, 但她不信邪, 結果令很多人大跌眼鏡.珍妮有幾句說話, 正好總結了她的做法:”Don’t fight the people. Join them. Fix it together. Write a new story.”

Scott Sherman

史葛是美國一家創新的教育機構 Transformative Action Institute (TAI) 的創辦人, 也是多間一流大學的兼任教授, 主教的就是社會創業(social entrepreneurship). TAI 是一家另類教育機

構, 探索及實驗嶄新的教育及教學方法, 來改革現行的教育模式, 重點放在年青人身上. 同時, 史葛又在主流教育機構中示範他的革命性教學方式, 特別在大學. 他同時任教的大學包括史丹福大學, 耶魯大學, 加州柏克萊大學等.

他在大學教授的就是`社會創業’(Social Entrepreneurship), 廣受學生歡迎, 亦獲得多項教學獎項. 更難能可貴的, 是他將整個課程的設計, 大綱, 內容, 教授方法, 參考書目, 評核方式等, 全部公諸於世, 讓同行參考, 評估, 及採用. 結果, 目前在美國及歐洲的大學, 至少有五十位教授採用了他的課程設計, 將他開創出來的教學方式發揚光大. 兩年前開始, 更每年舉辦不祇一次<教學高峰會>(Education Summit), 專門討論史葛的課程, 參加者都是採用了或即將採用史葛的課程設計的教育工作者. 為了回應大眾的關注, 史葛還特地編寫了一部三百多頁的手冊(Social Innovation Teachers’ Manual), 詳盡介紹整個課程的每一環節.

他的課程如此受歡迎, 與其中一個對學生的要求有莫大關係. 所有學生都需要做一個習作, 叫作Story of Your Life – a Personal Portfolio, 意思是他們要以圖文並茂的方式來介紹自己的一生. 史葛準備了21條問題, 方便學生思考及解答, 分為三大類別: 過去, 現在, 與將來.

例如:

     過去YOUR PAST – THE PATH THAT LED YOU HERE

  • What is the historical context of your birth? In other words, what was the world like in

which you grew up?

  • Were there people who were particularly strong influences on your life and your way

of thinking? Who are the greatest heroes, mentors, and inspirations in your life?

  • What are your finest moments and the accomplishments of which you are most proud? What have been your peak experiences?

 

   現在   EXPLORING YOUR PRESENT

  • What gives you the greatest sense of fulfillment, personal satisfaction, and self-esteem? When are you so engaged and absorbed in an activity that time seems to stop?
  • What are your greatest talents and your signature strengths?
  • What are the negative beliefs and stories and patterns of thought that stand as

obstacles to reaching your full potential? Can you rebut them and show them to be false?

   將來 YOUR VISION FOR THE FUTURE

  • If we gave you $100 million, tax-free, what would you do with your life?
  • If you discovered that you had only two years to live, what would you do in that time?
  • Imagine that you have passed away. There are many people who have come to your funeral to celebrate your life. If you have lived your ideal life, what will these people be saying about you? How will they describe your contribution and your character? What would you like them to say?

這些問題引導學生反思他們的成長過程,檢視目前的處境, 展望未來的可能性.最大的效用, 是他們會因此察覺到社會創業與自己的切身關係;突然間, 社會議題, 社會創新, 改變社會等不再是抽象的觀念, 而是與自己的生活,事業,理想,未來等完全有直接的關連. 

史葛的課程,並沒有甚麼神秘的東西,祇是掌握到時代的脈搏,再連結上學生的脈搏,協助他們反思自己的人生,創造自己的未來.

史葛的創新嘗試, 給我們也有不少啟示,例如:

 1. 在世界各地,教育問題都是一個令人困擾而焦慮的挑戰.大家都會同意教育必須大事改革, 但阻力卻異常龐大, 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是來自教育機構本身及既得利益者的保守勢力, 導致教育改革及教育創新都是舉步維艱的事.史葛的策略, 可以說得上是`兩條腿走路’:他一方面成立Transformative Action Institute, 在體制外尋求突破, 另一方面, 他又在主流教育機構(大學)中示範他的新構思, 新方法; 後者有助催化大學的變革, 同時亦讓他體制外的實驗活動更受關注及重視, 互相輝映.

2. 大學授課本來是很個人的事, 不少大學都會有結出的教授. 但史葛令一人的成就化作為多人(甚至無數人)的成就, 是一個難得的突破. 試想想:  我們如果能夠設計到一個課程, 在香港及全中國的大學都可以採用, 效果及影響將會有多大?

3. 史葛的目標, 是尋求最有效的方法, 去培育新一代的社會變革者及社會創業者.他相信這方面的工作, 大部份要在體制外進行. 假以時日, 將會出現新的教育機構及形式來深化這些工作. 教育以外的領域, 是不是可以用同樣策略來進行改革?

Andreas Heinecke

安哲斯是歐洲最負盛名的社會創業家. 他所創辦的<黑暗中對話>, 是社會企業界`特許經營’(social franchise)的典範, 在全球二十多個國家及地區都有分支, 聘用超過七千名失明或聽障人士.

安哲斯最初創辦黑暗中對話的時候, 是以商業公司註冊, 他當時不知道有社會企業的存在, 簡直未聽個這個概念, 直至<愛創家>基金會推選他為Ashoka Fellow, 他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就是社會創業者.

他創辦黑暗中對話, 是一個有劃時代意義的突破. 年青的時候, 安哲斯在一間電台工作. 有一天, 上司委派了一個剛失明的年輕人當他的副手.他第一個印象,就是失明的人那會有用. 但很快地, 這位失明的助手令他完全改觀. 很多他以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都一一做出來. 安哲斯吃驚之餘, 馬上反思到原來自己對失明人有如此強烈的成見, 而且不祇自己是這樣, 社會上都是存有這種偏見. 後來他決定辭去電台的工作, 轉而加盟一個志願團體, 担任了法蘭克福失明人協會總幹事一職. 但他發覺機構對待失明人的態度, 祇是以照顧及提供服務為主, 並不是他們最需要的東西. 他覺得他們需要的, 是有尊嚴及可以令他們發揮所長的工作, 而這正是社會上沒有的.

有甚麼辦法可以改變這個現象? 就在這時安哲斯發揮了他的想像力及創業精神, 構思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方法— 黑暗體驗館. 他租下一個約五千平方公尺的地方, 把它裝修成一個日常生活的環境, 有公園, 街道, 街市, 渡輪, 咖啡店等, 唯一沒有的是燈光. 全場是漆黑一片, 伸手不見五指. 他讓人們進來`參觀’, 是收費的, 票價大約就像進電影院一樣, 在七十五分鐘內, 八人一組, 由一個失明人帶領他們`參觀’. 結果是, 參加者完成旅程後, 對失明人士的觀念及態度完全改變過來. 這就是黑暗中對話的威力.

大家設想一下, 在28年前構思到這樣的一個經營模式, 不能不說是突破. 更重要的, 是完全沒有政府或基金會的贊助, 而是安哲斯用自己的積蓄來創辦這個事業.

第一個黑暗體驗館在漢堡開始, 由於反應熱烈, 隨後陸續在三個德國城市開了分館. 更由於黑暗的體驗,毋須倚靠文字或語言來表達, 很多外地的旅客亦能感受到它的震撼, 証明了這個形式可以是垮文化適用的, 跟著便有不同國家的城市, 陸續以`特許經營’方式來開設體驗館, 在20年間共有二十多個城市引進了黑暗中對話. 值得指出的, 是並非每一個都是以社會企業形式來運作, 而是有志願團體, 慈善基金會, 博物館, 大學, 半官方機構等組織參與. 像香港一樣由私人集資創辦的, 反而是少數.

安哲斯的社會創新經驗, 發人深省, 啟迪良多, 以下特別提出幾點:

1. 黑暗中對話最難得之處, 是讓一些在一般人眼中弱勢的社群(如失明或聽障人士) 發揮他們的長處, 令所謂`正常’的人士受惠. 例如香港黑暗中對話的使命宣言, 就是“Engaging people of differences to create social impact”, 這和一般人認為社會企業主要是照顧或服務弱勢社群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們能否想像及創辦更多這樣的社會企業?

2. 黑暗中對話是少數能夠通過特許經營來擴大規模的社會企業, 為甚麼其他社會企業不能做到? 肯定是有原因的. 但是甚麼原因呢? 這倒值得我們去深思, 因為`特許經營’確是一個有效的途徑, 讓一些已証實是行之有效的社企模式, 在不同的社會或社區複製, 從而在較短時間內發揮較大的社會效應.  這包括在香港這地方, 假若一個社企在一個地區運作得很好, 為甚麼我們就不可能以類似`特許經營’的方式推廣到其他地區?

3.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香港的黑暗中對話辦得不錯, 雖然不是原創的, 但卻能將它發揚光大, 甚至青出於藍, 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多些向其他傑出的社企學習, 採用`特許經營’或類似形式來加速社企的發展?

以上費了這麼多筆墨, 就是想向大家推薦<大師班>, 機會難能可貴, 希望大家珍惜.

如欲報名或獲取更多資料, 請參閱 http://masterclass.strikingly.com/ 或聯絡仁人學社的李樂心, 電郵為loksum.lee@education-for-good.com

 文:KK Tse

張凌瀚 - 小點子,大夢想 | 上一篇>> 回應:《亞洲社企之都》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