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文韜@Impact100 師法自然

2014-10-10 12:00 am

過去的十天,心情非常沉重。公司在中環深處,氣氛凝重。公司有員工及四百多名我的學生上街去了。作為老師,我當然十分擔心他們的安危。我甚至乎把中環的工作室整理一番,例如把浴室騰空出來、買了被鋪、儲備多點糧食,好讓有需要的同事同學有一個臨時棲身之所: 洗個澡,吃點東西,然後再踏上為爭取自己理想的征途。

我沒有辨別這件事件的能力,我一心只想保護他們。

看著學生們的熱情沒有絲毫的退卻,作為老師的我思前想後,我感性地把一切的責任都推卸至我們社會一直以來重理輕文的教育制度。我們”填鴨式”的教育制度遺憾地在世界有名,而把補習天皇偶像化更是香港獨有的。這些現像意味著我們對管治的迷思。

我們以往太著重功利而忽視了審美辯論及邏輯批判的訓練,更重要的是,我們忽略了對學生價值觀的培育。也許我們以前做錯了,我們以前一直宣揚的價值觀都彷彿與功利掛鉤,但正正忽略了要教育及宣揚人與人之間的包容及尊重。試問如果有一間學校沒有考試,而只教育兩種中心思想,那就是簡化生活及尊重別人,你會否考慮讓你的下一代進入這校園嗎? 

香港確是有這樣的一所學校,感動了我和我的團隊。

鄉師自然學校是我們事務所最具意義的一項項目,使我們的團隊義無反顧地支持它的理念與夢想。校址位於屯門八仙嶺郊野公園的山腳,建於1952年,是一個很典型的學校建築。因為它位於山腰,所以要走一百級樓梯才能到達學校。這是一間小學,對於這裡的小學生,爬樓梯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對我們這班患了都市病的人來說,卻有一點彷如隔世的意味; 一百級樓梯後換來的是一個人傑地靈、空氣清新的世外桃園。

因緣際遇,我們很有幸能成為這項目的建築師。任重道遠呢!

這就是建築的魔力吧! 此片人傑地靈的樂土潛移默化地驅使了我們無施地為了這個祟高的教學理念貢獻了時間和精神。對於小學教學一竅不通的我們只能虛心地了解學校的理念與運作。於是我們犠牲了事務所部分的工作,投入了小學教師的行列。我和團隊為了深入了解學校的運作,到了自然學校當了一個月的老師。真正的挑戰終於開始了,兩個不折不扣的都市人如何投入自然學校呢?

我和我的下屬為了入鄉隨俗都改了一個”自然”名: 樹熊和樹懶。我眼細鼻大又喜歡睡覺,所以樹熊這個稱號非我莫屬,樹懶呢,Lawrence樣子就像得很。 

這樹熊樹懶的首要任務是要了解學校的一般運作,例如學校有一個非常獨特的規矩,如同學之間有糾紛,他們會在一個生活法庭的空間裡公開裁決是非並解決糾紛。學校並沒有既定的科目,所以一切知識都用遊戲的方式來學習。這些點點滴滴都漸漸感動我和樹懶。如此學習的環境令我們深思了一個問題,究竟教學是為了啟發潛能還是一種折衷的管治手法而已呢?

在自然學校的一個月,我們每天吃自己種植的粗糧,每天與小朋友辯論事物的真理。學生學習無為無我及無求,學校啟發了學生對事物的好奇和多聞。老師教育學生們尊重自然,並尊重生命及生物的平等。試問這班未來的主人翁會在我們的社會內扮演什麼的角色呢?

我與樹懶能成為鄉師自然學校的一份子感到驕傲及自豪。

這年有幸被邀請參加鄉師自然學校第七屆畢業禮,大自然的魔力又一次重現:下午四時,黃昏之際, 太陽在畢業典禮舉行的儀式中,讓光線切入的角度恰恰照耀著典禮台,就像向所有的罼業生一一致敬。

建築師的任務並不是要把想法及設計硬生生空降於土地上,而是要深入了解四面八方所發生的事,用包容的眼光與之和諧共處,再探討推層至善的方案。

誠心與政策推動者共勉之。

文:阮文韜,元新 GROUNDWORK 創辦人、建築師

 

 

 

James Boon: 若想改變世界 永不說「太忙」 | 上一篇>> 蔡美碧-展覽女強人的社企夢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