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Impact100 知秋-另類教育開路者

2014-11-14 12:00 am

“知秋在哪裡呀?我要找知秋!”一個小男生在學校大聲的問。你大概以為知秋是他的同學,當你發現知秋原來是鄉師自然學校的創辦人和前校長劉永佳,一定覺得很驚訝。 

“大人跟小孩應該是平等的關係,大人要解除不必要的權威。” 他不以為然的說。

土地情定一生

出生在廣東四會的大沙河邉,在鄉下不穿鞋子褲子到處跑,這份從小種下的土地之情,也許反映在知秋日後的人生。

中三暑假,他跟老師去林務工作營。六日五夜,白天去植樹、護苗、修路、修剪樹枝、撿垃圾,下午去考察濕地生態、遠足等。這個工作營對他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他開始想人本應是住在那些自然的地方,回到社區都覺得格格不入。那時他有種感悟,人究竟屬於哪裡?我們的歸根在哪裡?但具體是甚麼卻又說不出來,只是覺得他的未來應該跟自然有關。

之後他看了很多有關綠色思想的書,得到一個很大得啟示-人類文明像一輛高速列車正開到懸崖邉,進入集體自毀的狀態,只有轉彎才不會毀滅。

綠色運動先驅周兆祥博士也啟蒙了他。他曾說過,“人類如果有未來,必定是綠色的。”

在綠色思潮的帶領下,知秋於91年在教育學院搞了叫‘青鳥’的綠色小組。更肯定自己的未來。

讀師範期間,他92年跟綠色力量辦了‘綠色小學’體驗課程,模式是參考英國的夏山學校(Summerhill),希望在體制以外,教育可作大膽嘗試。

“夏山學校那裡給小孩子很多的信任,大人跟小孩是親和的關係,猶如一個大家庭,讓我們很嚮往。但具體如何去解放教育,如何解除大人的權威?則需要更多的探索。”

93年他跟朋友一起成立了自然協會,至今已21年。那時在坊間也被稱為自然學校,即是一所概念學校,大自然就是我們的老師,我們的教室。

97年舉辦導師培育班,定性為“情意自然教育”。

“‘意’字是區分我們所認知的自然教育,如體能,化學,科學,技能的,‘情意’注重人和自然的關係,透過遊戲、活動、樸素的生活方式的等。那時這東西在香港聞所未聞,我們是很大膽的嘗試,摸着石頭過河。”

之後他看了美國人Joseph Cornell提倡的‘Sharing nature philosophy’的概念,突然綸音貫耳。

“這就是我們想做的東西!理念的本體是來自東方天人合一的概念,再用西方學習手法展示出來。很鼓舞找到實在的學說與參考例子,於是便寫信請教他。2001年,我們的導師有志做正式的小學教育,決志要在2006年要開校。那時我便辭掉了8年的老師工作,全力創建自然學校。”

知秋創辦的鄉師自然學校

永不退轉之心 

要在香港辦一所另類學校,過程迂迴可想而知,知秋也碰到很多挫敗。

“路不轉人轉,山不轉水轉。校舍沒有着落,我們便在大埔租了一個村屋單位,作為教育中心,辦實驗課程。最後皇天不負有心人,找到這所歷史悠久而美麗的鄉村學校。”

有無考慮過市場的需求?

“我們的供應很少,幾十個學位而已。在香港這個過度催谷的地方,要找幾十個學生應該不太困難。從第一年14個學生到第二年27個,之後每年都有十多個增長。到現在已有70多個學生。我們希望每級不多過15個學生,讓教職員和學生都可以互相認識,建立親和的關係。”

學費是學校的主要收入來源。為了保持教育質素,師生比例很高,老師節數也較少。

“老師拿取比市場偏低的工資,這也是個争議性的題目。是否有教育理念的老師就要接受委屈的待遇呢?但如果老師工資增加,學費便要提高,或者要多收學生,或老師的節數要增加。我們都不願意改變這幾個變數。大家寧願維持現在的工資也不想犧牲教育質素。事實上也有老師因為生活壓力而離開,我們覺得很可惜。”

自然學校的學費跟直資看齊,不是一般家庭都能負擔。如何能真正普及化另類學校 

“我們扮演着開路的角色。我們的存在可以給其他學校參考,讓主流學校知道這樣也是符合人性,是有價值的,他們可以採用某些元素。另外,我們也鼓勵年青和退休老師去突圍。這幾年,有很多有志之士來取經,我們都坦然分享。”

自校現在最大的挑戰是經運,經營絕不能鬆懈。

“永恆的挑戰,是我們的素養能否把這崇高的理念實踐出來。老師要樂於學習和成長,不能偏離教育理念。我們不被市場牽制,因為我們從來不在市場裡面。我們做內在反思認為要做的事,不是家長想我們做的事,這是最可貴的地方。”

讓知秋堅持走下去的,是台灣種籽學校創辦人李雅卿的一句叮嚀-“保持真實的反省和永不退轉之心”。這句話言猶在耳,不時提醒他的初衷。

對於自然學校的未來,他坦言有些矛盾。

“對於擴展,我們有很多不同的考量和擔心,我們比較不愛俗世的東西,不愛談錢,喜歡做義氣的事,如果用金錢量化價值會引來不安。我們還不能完全掌握社企的定位,但現在多接觸社企界的朋友,我看到舊的範式與新的範式的連結的可能。”

知秋的role model是英國Schumacher College的創辦人及教育家Satish Kumar。他的書 “No Destination”中有一段很值得分享的文字:

My two legs were the most creative parts of my body and the most creative expression of my energy.  Without these two legs I would have been nothing.  But with my two legs there was no place in the world that I could not go.

但願知秋的實踐精神能帶領他和香港的教育,走到更遠的地方。

(文:林雪瑩)

知秋小檔案:

  • 現任鄉師自然學校老師
  • 羅富國教育學院畢業
  •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士
  • 自然協會辦辦人
  • 鄉師自然學校創校校長
  • 香港社會創業論壇創會會員

 

相關連結:
鄉師自然學校

 

 

 

 

 

 

不是退場,只是換場練功 | 上一篇>> 「鑽的」梁淑儀 - 改變輪椅使用者的生命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