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Impact10 魏華星- 馬拉松夢想家

2015-05-18 12:00 am

「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夢想!」

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辦人魏華星被人稱為香港社企先鋒,他成功將社企基金的概念引進香港,把商業模式引進社會企業,證明商界企業和社會企業是可以共存共榮的。他是一個勇於擁抱夢想,享受堅持的社會企業家。他曾經完成戈壁沙漠250公里長跑;也是首位完成北極馬拉松的香港人。

對於社會企業的定義,不同人都有自己一套的演繹。對魏華星來說,社會企業是甚麼?

人生有如馬拉松

魏華星將社企簡單地稱為Double bottom line,即是雙底線。意義就是說,用生意模式,並有個企業目標,來經營帶有商業性質的社企,與此同時也能滿足社會需要。他還提到商界思維,過去一路都是在談股東利益最大化,如果人們能夠看到做社企生意也是可行的,不一定會倒閉,不一定是虧本,原來可以闖出一條新路時,他們就會開始多考慮經營新模式的社企生意。因為商人都想做更好的商人。論到有關策略時,魏華星說:「我們希望能夠做到兼利。社企也需要向股東會交代,我們會向他們解釋這不是傳統上只講慈善、無償的社企。因為營運社企也會有品牌上的需要,也有要與客戶建立關係的需要,在做社會慈善事業時,也可滿足這方面的需要。為何不可以並存?」

魏認為股東利益最大化不是問題,在一個資本主義現代社會就是這樣運作的。但從現象的背後來看,當一小部份富起來,財產愈來愈多,就會令更多人失去機會,逐漸就會衍生出社會的深層次問題。我們若繼續遵循這樣的制度,就會有更多的問題出現,「所以我們需要新的動力,來激發起社會人士重新思考。」

有人說社企是醞釀中的資本主義大革命,被問到他是否同意這看法,他的回應是:「我個人認為某程度上,人性都是這樣的,就是到達受不了時便想推翻制度,建新制度。但在我來講,資本主義也有很多可取之處,例如公平公正的制度是沒有問題,問題是我們放了甚麼進去這個機器內。如果在這機器裡有貪婪,以股東利益和錢為最重要的,這樣,這個制度本身就無法產生出良好結果。但如果我們放進去的是賺錢之餘,也要有對社會的責任,或對社會的裨益,即雙底線(Double bottom line)。這是社企嘗試將現有的制度作一些調整的方法。」

魏直言,不是從事社企的人有多好,而是社會本身存在了很多不滿和無力感。其實有不少人都想有所作為,人人都想做一些對環境有幫助的事情,這與你是不是很有學問,有多高地位無關。這是很簡單的事,人人都可以做到,就如從自己開始素食習慣開始,原來已可以對環境帶來幫助。

「在主流商業社會,賺到盡才是好的。但是不是一定要賺到盡?今日我們看見很多慈善家,同時也是投資者,他們愈來愈傾向於創效投資,就是拿資金出來投資,其實不一定要賺盡回報率,賺少一點同時不會傷害社會之餘,還會帶來正面影響。為這理念,愈來愈多投資者更願意參與社企生意。」

談到魏華星的嗜好─馬拉松,他說:「跑馬拉松是世界上一項最公平的的運動,只要有跑鞋就可以參加。不論你是來自那裡,是否全職跑手,都可以同埸較量。長跑中人人都是冠軍,但今日是強調短跑的社會,就是看誰快誰慢;誰是強誰是弱。我們每天都在與人比較,很辛苦。」跑馬拉松的人都知道,跑了一個階段會在個「撞牆位」,問到魏是怎樣去突破自己的限制,他回答說:「在社企路上同樣也與長跑是一樣,會遇到很多困境,同樣人生也是一樣。其實馬拉松幫助了我去鍛鍊自己,在跑道上你會遇到很辛苦的時候,但一定要跑到終點。你心裡總要想像到終點時的情境,期間無論是抽筋也好、撞牆也好,都是一個過程,不論你喜歡與否,都會遇到這些時事,一定要堅持到底。......每一次跑長跑都好似經驗了一次人生,我希望到人生盡頭的時候,回望再看,每一刻我都是盡力為到自己心中的夢想奮鬥。」

「我們希望和從沒從事社企的人合作。就好像跑馬拉松,有人是同自己跑時間、有人穿著奇裝異服號,為了宣傳一些理念,大家都很開心。而最後完成賽程的人,也會得到很多人的掌聲鼓勵支持。如果這個社會多些長跑者的心態,大家是為了要完成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身邊的人不會歧視他,跑得這麼慢還在跑,覺得他很傻。這樣我們就能做到一個兼愛的社會了!」

上圖:Francis完成250公里戈壁沙漠馬拉松

為夢想而活

話說回來,魏華星原本是一間上市電訊公司的高層,到底是什麼令他在事業高峰時,毅然放棄高薪厚職的穩定,全身投入社企工作?

「05, 06年我的兩個小朋友出世,開始留意和關心這個世界。以前一個人,世界怎樣都覺得無所謂,但當小朋友出世後,我開始擔心,究竟他們長大後的世界將會如何?我們應該怎樣教育孩子?」魏當時看了很多教育的書籍,也思考多了社會問題。他很快發現這個世界出了不少不同的問題,但我們現時沿用的方法,例如會坐著等政府幫我們,或用傳統慈善NGO方法來幫助我們。但不只是香港,在全球也愈來愈問題難以解決。魏認為貧富在香港是一大問題,現時很多人討論貧富差距,已令社會充滿怨氣。但下一代要繼續在這裡生活,怎麼辦呢?

 「原來很簡單,在我成長裡,父母的身教最為重要。我就歸納一下,究竟子女日後長大,我對他們有何要求?如果我要離開這個世界,我會留下兩個字:夢想。我認為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能夠跟著夢想進發,他自然就會做學問,因為他有一份追尋夢想的熱忱。談身教又講夢想,我就問自己是否也有夢想?就發現自己的工作是在幫富人賺更多的錢,就反省『為咩呢?』,開始挑戰自己,發覺自己最終還是想貢獻這個從小長大的香港社會的。當時我覺得不等到退休才做,太耐啦。今日我要身教,就即時行動吧!」

魏華星就是這樣全身投入了香港社企革新的工作,他兩個孩子今年八、九歲,在他的身教下,在耳濡目染下,據他所講他們對社企的精神了解多了,對社會問題也開始更多的關心和參與。

相信大家對這個個子不算高,但心志高的社企先鋒,除了多一些認識之外,還會被他的對理想的熱忱所感動吧。筆者曾在一次出席主場博客的聚會遇到魏華星,當時大家都在一工廈等很舊式的升降機,在我知道他,他不認為我的情況下,從打扮和幫忙開升降機門和禮讓的表現,我留意到他是個謙謙君子,給我的感覺是親和和實在。

上圖:香港社會創投基金旗下孕育項目

(文:楊軍)

 

魏華星小檔案

  • 現任《香港社會創投基金》之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 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於2013年獲頒授榮譽院士
  • 榮獲2011年度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 2012年度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
  • 2014年度《亞洲目標性經濟100名》

 

聯絡魏華星 

(文:楊軍)

游秀慧-社企都要跑數? | 上一篇>> 謝秀珊—社企媒人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