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Impact 100 <半邊天>的革命

2014-05-25 12:00 am

有誰想到, 一張照片會帶來如此翻天覆地的轉變!

 珍妮.寶雲(Jenny Bowen)正在廚房做家務, 他的丈夫理察突然在大廳對她說, “你快來看這張照片.”原來是紐約時報上一篇報導的插圖, 是一個中國孤兒極度可憐的面孔. 夫婦兩人既震驚又感動, 異口同聲說非做點事情不可. 但能夠做甚麼呢? 最後他們決定去中國領養一個孤兒.這是1996年的事. 珍妮是一個電影編導, 丈夫是個攝影師, 住在美國影城荷里活.

 經過了十八個月的申請過程, 終於起程前往廣州, 領養一個剛滿兩歲的女嬰.第一眼看著這個女嬰, 珍妮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廋骨如柴, 連站立也不會, 面無表情, 不言不笑, 也不讓任何人觸碰. 珍妮對自己說: 我為甚麼要千里遙遙來領養這樣的一個女孩?

 孤兒的三個出路

 回到美國, 珍妮悉心照顧這個陌生的女兒. 很快地, 她的健康大大改善, 開始會說話, 和其他小孩子玩耍甚歡.一年後, 珍妮有一天看到女兒在花園中玩耍, 天真活潑, 笑聲震天, 突然有很大的感觸. 同是一個孩子, 在福利院的時候是何等不幸; 但不消一年, 在領養家庭的愛護下, 竟然有這麼大的轉變.她覺得已令一個孤兒改變了命運, 但在中國, 仍然有數以十萬計的孤兒, 沒有這麼幸運.她記得有人曾說, 在中國福利院長大的女孩, 祇有三個可能性: 留在院中當職工; 當兵; 當妓女.

突然間,她好像感受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召喚, 要去中國幫助其他不幸的孩子. 她與丈夫商量, 很快便作出一個重大決定: 放棄自己如日方中的事業, 到中國去探索為所有孤兒改變命運的途徑.

 <半邊天基金會>

 第一步行動, 是聯絡在美國已經領養中國孤兒的家庭, 與他們分享經歷及願景, 引起了很大的共鳴, 多名家長表示有興趣支持她的行動, 這對珍妮是極大的鼓勵,她於是成立了<半邊天基金會>(Half the Sky Foundation),理事會成員大多數來自領養家庭.

 取名<半邊天>, 是因為在中國絕大部份的孤兒是女的 (這和多年來嚴厲執行<一孩政策>有絕對關係), 以後用新的方法來照顧她們的也大部份是女子.

 無可否認, 珍妮是滿腔熱情, 無比真誠也很天真, 充滿信心但也毫無頭緒. 她畢竟祇是個電影編導, 對中國一無所知, 更談不上有甚麼關係, 既不是社會工作者,對兒童福利及孤兒服務也全無經驗. 一言以蔽之,是不知天高地厚, 完全不知道困難及挑戰有多大.

 珍妮的構思也很簡單. 她相信福利院內的每一個孩子, 都要有受過嚴格訓練的照顧者悉心照顧. 她打算聘請專業人士來設計這些訓練, 然後挑選合適的照顧者來參加培訓. 這些照顧者最理想是住在福利院附近的婦女, 包括年長人士, 她們接受訓練後可以全職或兼職担任照顧者工作. <半邊天基金會>將負責籌募經費, 負擔所有培訓及照顧者工資的費用.

 珍妮回到中國, 開始約見有關部門的官員及探訪不同地方的福利院. 馬上便處處碰釘. 誰願相信一個毫無背景的美國女士可以幫助到中國的孤兒? 何況在不久之前, 西方國家的一個民間組織Human Rights Watch 發行了一套紀錄片The Dying Rooms, 由三個英國人用隱藏的攝影機在福利院拍攝了孤兒生活起居的真實情況, 引起了中國官方強烈的反應.這樣的背景下,一個美國人的計劃當然會備受懷疑.但珍妮沒有氣餒, 鍥而不捨, 千方百計去介紹自己的想法.皇天不負有心人, 她終於成功地說服兩間福利院讓她作為期一年的試驗.她亦堅定地說:若一年內不見成效, 馬上回美國.

 結果, 兩個試驗都異常成功, 有關單位及官員甚為滿意. 消息很快傳到中央, 民政部高度關注這件事, 並主動約見珍妮了解她下一步的計劃.

 次年, 珍妮獲准在另外三間福利院進行她的計劃, 結果又是喜出望外. 第三年, 項目增至八個.那邊廂,<半邊天基金會>在美國的總部不斷擴大籌款力度, 以應付項目快速增長所需的經費.2003年, 珍妮已在十三個福利院開展了她的計劃,有接近300位全職僱員, 直接受惠的孤兒超過3,000名.

 轉戾性的一年

 2003年是一個轉戾點. <半邊天基金會>為了紀念成立五週年, 首次舉行慶祝會. 會後珍妮夫婦抱膝長談.他們感到異常欣慰, 五年前的夢想終於初步實現. 雖然直接受惠的孤兒祇是二千個, 但已是難能可貴. 理察突然問珍妮:中國有多少個孤兒? 珍妮說不知道, ”大約一百萬左右吧! 一百萬!那二千算甚麼?”

 珍妮沉默了一會, 然後說: “讓我們移居北京吧!給我五年時間, 看看有甚麼結果.”理察表示支持, 經過一番安排, 舉家搬到北京來居住, 半邊天的計劃又得到新的動力. 在這五年間在全國各省市全面推廣.

 時至今天,<半邊天基金會>自接運作的福利院有53 間, 遍布26 個省市,共訓練了超過12,000名照顧者, 超過十萬名孤兒直接受惠, 全國僱員一千三百多名,2013 年基金會會動用的經費高達九百六十多萬美元.  

 2011年, 民政部與<半邊天基金會> 簽訂一項協議, 由後者為全國所有福利院的員工 (包括院長, 管理人員及全體職工)提供訓練, 以配合根據半邊天計劃的兒童福利全面改革. 此項計劃由JPMorgan Chase Foundation 贊助長達六年的經費, 看來珍妮確有機會改變數以十萬計孤兒的命運.

 担任奧運火炬傳遞手

 由於半邊天計劃的驕人成就, 珍妮榮獲多個國際獎項, 包括美國商會Women of Influence Entrepreneur of the Year Award (2007), Skoll Award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2008), Purpose Prize for Intergenerational Innovation (2011) 等.但對珍妮來說, 最大的光榮莫過於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 她是唯一的外國人担任中國內地火炬傳遞手, 這充分反映出中國民眾對她的愛戴及認同.

 幾點啟示

 珍妮創辦<半邊天基金會>的經歷, 對所有有心從事社會創新的人都有很大的啟示. 以下略談數點:

 1.  無比的熱忱 (Passion)的重要性–沒有像珍妮那種熱忱, 就不可能達致<匪夷所思> 的成就.

 2.  創業精神至為關鍵– 珍妮本來的專業是編導, 全無創業營商的經驗, 但要讓<半邊天基金會>產生作用, 自然就要發揮創業精神.可見創業精神並非創業家的專利,而是每一個人都可能有的潛能.

 3.  做大事要有夢想– 半邊天計劃在中國成功推行十年之後, 一位中央官員向珍妮表示,她對中國的貢獻並不單是催化了福利院的改造,而是証明了夢想的重要性. 他說他會推動全國的學校, 用<半邊天基金會>的例子, 去教育年青人要有胆色去追求夢想.

 4.  用成效來打動決策者 --  這一點筆者感受至深. 珍妮從美國來到中國, 全無人脈及關係可言.她一步一步用成效來說服決策者.事前很多人告訴她,中國的官僚最不講理, 但她不信邪, 結果令很多人大跌眼鏡.筆者算得上是香港社會企業的先驅,創辦了<黑暗中對話>如此成功的社企,五年前特區政府首次成立<社會企業諮詢委員會>, 筆者亦被委任為委員, 一直至今;筆者去年合編的<社創群英>一書, 亦獲得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親自撰寫序言.凡此種種, 可見得是獲得特區政府相當重視, 與珍妮初到中國的情況是強烈的對比.但很慚愧地, 筆者多年來竟然對特區政府社會企業政策毫無建樹, 沒有一個意見被特區政府任何一個部門所接納, 試問能不慚愧得無地自容!之所以出現這個情況, 大抵有兩個可能性: 1. 香港的官員比中國內地的更官僚, 或2.筆者未盡全力, 或用錯了方法. 相信後者可能性較大.珍妮有幾句說話, 正好總結了她的做法:”Don’t fight the people. Join them. Fix it together. Write a new story.” 筆者要重新想辦法去開拓新的局面.

 5.  對仁人學社的啟示 --  一個美國人竟可以協助中國改造整個兒童福利事業; 仁人學社既以推動社會創新為己任, 又可否為大中華地區作多些貢獻? 期望有一天, 所有創業者都能享受到仁人學社提供的服務或協助.

 與珍妮有個約會

 珍妮最近出版了一本專書 Wish You Happy Forever: What China’s Orphans Taught Me About Moving Mountains, 並於下週來港作分享及簡介, 地點是金鐘太古廣場二樓的Kelly & Walsh 書店, 時間是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三下午五時半.筆者強烈推薦大家出席.

 此外,Asia Society 亦會於五月二十九日星期四下午六時三十分, 假金鐘正義道九號亞洲協會舉行另一分享會, 歡迎公眾人士參加, 網上報名:ASIA SOCIETY

 <半邊天基金會>香港查詢熱線2520 5266.

謝家駒:我再不是「井底之蛙」 | 上一篇>> 乘著變革之風 在大企業中改變世界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