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治興@Impact100 社會企業3.0:「從好到大」

2014-06-13 12:00 am

在2014年4月的「周日不講理」電視節目中,主持人認為由政府資助開辦的社企,在十三年中有百份之三十結業,成績讓人失望。同場工業總會的代表,則投訴社企的競爭優勢威脅中小企的生存。一個說社企差,一個說社企威脅中小企的存活,看似矛盾,其實兩人都說對。社企的成功率不高,但中小企的更低。根據哈佛大學的研究,創業成功率只有22%-34%。創業不容易,否則大部份人都會創業,沒有人會打工;邏輯很顯淺,但不少評論者不太掌握這個商界的現象。

新的里程碑

香港社企的發展,已走進新的里程碑。由二零零一年政府開設「創業展才能」起的頭七年,是社企從無到有的第一階段。二零零七年壹周刊以「社企開心賺錢實錄」為題,點出社企開始第二階段;七年後經濟日報以「三倍壽命七倍回報」總結這個從有到好階段的成果。現在,社企的發展已走到如何從好變大的第三個階段。

以「知、明、信、行、慣」的集體轉化路綫圖為操作的進路,政府推廣社企的策略應該包括在公共言論空間的倡議論述 (rhetoric),以覆蓋「知」「明」「信」三個歩驟的公眾教育;然後是起動熱心市民成為「行」動者;最後是體制化個别單次的行動,使之成為有組織的「慣」例,化理念為行動,以習慣改變社會。整個轉化分三路操作,即上層的論述,中層的起動,和底層的體制化。

上層的論述

香港社企政策要有能夠解釋社企優勢的闡述力,及在公共言論空間的對話力。首先,現時主流論述仍充滿對社企的誤解。上述電視節目的例子旨在說明,若不管時空處境,只是獨單評論個别的事件,說出來的只是斷章取義的意見(Opinion),不是來自嚴謹批判過程後的洞見 (Insight);後者是要有横向的視野,去比較其他同類方案的相對成績,這樣才知道香港社企在背負扶持弱勢社群的重擔下,它的營運成續仍比中小企好。又要有縱向的視野,去比較由始至今的變化,這樣才知道香港由2001年開始推廣社企,在2013已能計出社企的社會投資回報率。而英國由1992年開始推廣社企,但到現在仍無法說出其社會投資回報有多好。

這個對社企的失實印象和論述,是因為現時的社企講座或報導,仍是停留在挑動情緒的宣講,而不會評估個案的綜合社會投資回報,亦沒有解說影響其回報的關鍵因素。有感性但缺理性,以層次分類,仍停留在從無到有所需的宣傳形式;缺乏批判性思考,更沒有前瞻性的研究、或創造新知識的報告。後兩種討論才能幫助香港社企再向前邁進。

公眾教育

推動社企的政策應該包括成立專責的公眾教育小組,及建構一套整全的推廣策略。從高度上,要掌握最新的理論和本地實效成果,定期會見走在社會前端的媒體和公共知識份子,交流最新的發展;對錯誤的印象要撥亂反正。又要爭取對公眾闡述社企概念的機會,由最簡單的扶貧助弱的數量化效益,到弱者也會反成施助人的轉化故事。

例如最近社企車房的邊青學徒,八年間已先後出了四名救人英雄,救了三個生命[1],彰顯無能者的大能,受到警務處長的鼓勵等,都是公民教育的鮮活材料。不但讓市民知道社企的存在,更要明白它們的功能,及認同其對社會的貢獻。

中層的起動

中層的進路,是公民起動 (Mobilizing)。新觀念的擴散和滲透,在「知明信行慣」的過程中,衝擊最大的是行動所帶來的親身體驗。方法可以是藉着每年週期性的大型運動,引起市民的關注,觸發他們的參與,又讓其經歷成為朋友間閒談的話題;起動的廣度要有萬民參與,奔走相告的漣漪效應。例如去年的十一良心消費運動,以十行一善 (10% Swap for Good) 作口號,即十次消費中一次幫襯社企,在十一和十二月便有兩萬多人次參與購買,而巴士、的士、報刊、電視都有報導。

社企的普及,需要更多吸引大眾注意的正面話題。近期的全城街馬,便是仿傚渣打馬拉松的以一次過的週年體育盛事,去推廣都一種公眾教育活動。綠色星期一,則是同樣提倡以從較易的生活規律開始,建立良好的習慣。而關懷貧窮學校每年的關懷貧窮新聞選舉,都有萬多個中學生參加,做成中學間奔走相告的漣漪效應。這些活動都是要求受眾的親身參與,透過經歷,讓受眾轉化為支持者。這種果效,是論壇或講座無法達成的。

社企是一個可以全民參與的活動。歐洲社企政策的四個目標,其中之一就是累積宏觀社會資本。社創運動不單是為貧弱者帶來改善生活的機會,也是為有識之士提供積極回餽社會的途徑。經濟學人[2]指出,較富裕的人追求的是具創意或挑戰性的事業,這種工作帶來智力上的刺激,一種操之在我的滿足感,遠勝於躺在沙發上聽音樂的被動式休閒。香港應該考慮如何運用社會創業作為轉化的契機,建立本地的公民意識 (Active Citizenship)。

底層的體制化

聽過宣傳是「知」,參加過活動是「行」,但都不一定會成為「慣」。要令所知的不斷加深,所行的能夠持續,便需要一個有名目、有組織、有定期活動的體制。所以體制化是底層的操作。而目標可分為短、中、長三種。

短綫但即時見效的是邀請商企參與。去年香港寬頻建立了四種商企支持社企的進路。首先是公司自己及鼓勵員工購買社企産品,這是良心消費 (Ethical Consumption)。其次是開放公司的宣傳平台,和客戶網絡,幫忙推廣社企産品,這社會營銷 (Social Marketing)。第三是成為社企的導師,協助設計及推銷産品,這知識義工 (Knowledge Volunteering)。最後是外判部份業務予社企,讓它成為供應商,這是社會公司 (Social Firm)。今年惠普會採取知識義工的進路,而康業集團屬下的力安會採取嘗試社會營銷的取路,二者都是藉此協助本地社企的發展。

中綫是教育學生。香港有五百多間中學,學生要學通識,學校亦有其他學習體驗 (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 的設立。香港公平貿易聯盟在過往五年,已向近百間中學主講過公平貿易的概念,中文大學的通識計劃亦向四十多間中學宣揚社關,關懷貧窮學校的通識課程亦有約三十間學校參加。這三個計劃都是培育學生的公民意識,成為明日的世界公民 (Global Citizen)。

長綫的是建立社創的知識體系。這是專業團體如項目管理組織、資訊科技組織等的知識管理進路。知識的體制化,甚至標準化,不能保證學員或從業者的成功,但先是可以加快知識的掌握,後是避免重覆的錯誤,減低失敗率。

香港推動社企的政策,在運動生命周期的不同階段,要有不同的宣傳重點,和調校其資源投放組合的分佈比率,以加速社企的發展,避免如媒體在十多年後還是不明白香港社企效益的變化的毛病。一個靈活及與時並進的政策,方能帶領社企的發展從好變大。

 

[1] 東方日報, 2014 04 29  <豐盛車房「英雄本色」已救三命>

[2] Economist 2014 04 19 “Why the Rich now have less Leisure than the Poor”, Economist, 2014-04-19

原載於The Cup 2014年6月號

公益營銷:趕客反賺錢? | 上一篇>> 公平苿莉和公平伯爵的漫漫長路 | 下一篇>>

個人資料

Impact 100

Impact100 是一個為推動香港社會企業發展而設的互動平台,目的是讓一班致力推動社會創新及社會改革者互相認識、學習、和支援,從而擴大他們的影響力 。 Impact100的召集人為謝家駒博士,項目由仁人學社和PMM Media 共同參予製作。

最近的文章

程子俊-重塑資本主義概念 盧子健:願中國成為公民社會 姚子樑—辦社企不是一個社會企業家的事 Daniel Epstein人心中的巨人 黃永隆 -簡單綠 ,負全責

Archives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二零一五年十月 二零一五年九月 二零一五年七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 二零一五年四月 二零一五年三月 二零一五年二月 二零一五年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 二零一四年十月 二零一四年九月 二零一四年八月 二零一四年七月 二零一四年六月 二零一四年五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 二零一四年三月 二零一四年二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